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叶all】香槟玫瑰004

只是更新慢,不是坑,不是坑,不是坑!

给等待很久的小天使们道歉(鞠躬)

ps:微草叶,霸图叶,双场预警

一切都是为了爱【比心

—————————————————————

魔术是什么?幻觉和欺骗。

变幻的牌面,飞翔的白鸽,蛊惑的语言,神秘的浅笑。

就是这样,用上述的种种去俘获你的观众,他的眼,他的心,他的全部注意力。

然后玩弄手段

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转换底牌,掏出玫瑰,藏好兔子。

这是一个令双方都心跳加速的愉悦骗局,尤其是当魔术师们从贵妇耳后摸出玫瑰,于淑女指尖吻出蝴蝶的时候。

一个秘诀是:保持微笑。

在一段关系中,在一些心动时刻,总是看起来更从容一些的那一方占据主导,这与双方的身份无关。在女人们面红耳赤羞涩惊喜,以致手足无措的时候,依旧保持着从容微笑的魔术师看起来就相当可靠,这有利于之后你对她们注意力的误导,也有利于催使她们去买你下一场表演的门票。

这是一位并不是魔术师的前辈教给王希杰的。这个人现在就在舞台正对面的开放式包厢里,单手撑头,叼着烟似笑非笑,目光游离如海面倒映的晦暗灯火。

他本来应该站在自己身边的。

魔术师放开手中的白鸽,由着它飞往高处

没关系,慢慢来。

把你的目光给我,把你的注意力给我,把你的一切感官给我,然后由我为你上演奇迹。

我会从诸神那里夺走你,从那些男人女人那里夺走你,从你的理智与判断那里夺走你。

你,要屏住呼吸。

……………………

坐在后面的张佳乐悄悄的打量着叶修。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掀起了骚动,又莫名其妙的吸引了韩文清的目光,怎么想都应该是一个张扬的人。当韩文清要求他把叶修‘邀请’来霸图的包厢时,张佳乐甚至已经做好了动手绑人的准备。

可是当他在后台找到这个漂亮男人并说明来意后,这个人只是愣了愣,便微笑着应下了。

据说他有个“Rosa Champagne”的外号,那种玫瑰中香气最浓郁的奶油色花卉。

张佳乐原本以为拥有这种外号的,应该是那种十七八岁的鲜嫩甜蜜的漂亮男孩,可是他在后台找到的,却是一位眉宇间浸透了时光与睿智的成熟男人。

热情但懂得克制,好奇但知趣有礼,浪漫却不耽于梦幻,温和同时雷厉风行。

恰当最好年华的男人像一瓶恰到最好年份的红酒。口感丰富而不杂乱,恰到好处。放纵和内敛都是刚刚好的程度,不闷不躁,奉上极致的享受,而不是拉着你投入‘瘾’的深渊,进退从容。

张佳乐一时没有想那么多。

他只看见男人倚靠在光与影的边界,漫不经心的点燃了一支纸烟,抽烟的姿势很漂亮。清亮的瞳孔隔着烟雾打量他,忽的笑了。

他们在漫长的走廊里同行,张佳乐能时不时闻到叶修身上经年累月留下的玫瑰与烟草香味,味道不重,但是让人觉得真实。

张佳乐不是没有见过叶修这类人,,但是他们往往喷着昂贵的男士香水,不可否认的好闻,但总是让人觉得虚幻,就像是酒杯里漂浮的泡沫——他们和他们和感情,都是眨眼即逝的,美丽而空虚。

但叶修是真实的,会打哈欠,会走神,会积年累月的抽同一种香烟,在身上留下散不尽的烟草香气。真实的好像你一伸出手,就可以将他的握在掌心。

察觉到自己想做什么,张佳乐自欺欺人的快走了两步,一路上都没敢回头。

观看表演的时候观众席是不会开灯的,张佳乐注视着叶修那被舞台上的光影一遍遍扫过的高挺鼻梁,悄悄盘算着要不要杀了他的问题。

太迷人了。

太危险了。

………………

事到如今,这个包厢里应该只有这个人还在安心的观赏魔术表演吧。

张新杰无声的用目光逡巡整个包厢,有点想笑。

张佳乐自己可能都没有注意到过,他的注意力极其容易被炫目的东西吸引,职业选择也好,百花式打法也好,眼前的叶修也好……

可是韩文清是不同的。

张新杰的军火贸易一直依托于霸图的庇护,事实上也早已习惯性的自我认同‘霸图人’的身份。真要算资历,在座的各位除了韩文清之外,还真没有比得过他的。

据他的了解,这位霸图的首领很少对旁人如此上心,已故的战神‘一叶之秋’是一个,眼前的‘香槟玫瑰’是第二个。

落差有点大呀,韩队。

倒也不是说叶修当不起,区区一个‘情感诈骗师’敢于应下霸图的邀约已经很有胆识了,可是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神围观下镇定自若的欣赏魔术表演,就未免……太有趣了些。

张新杰低下头去把玩腕上挂着的十字架,有些兴味昂然。

叶修注意到余光里的张新杰,修长的食指点了点椅子的扶手,不动声色。

………………

“接下来的表演需要一位勇敢的观众参与,”王希杰的魔术手杖在手里转了两转“据我所知‘Rosa Champagne’也在我们的现场,不上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吗?”

追光灯从观众席上一遍遍扫过,最后全部定格在霸图的包厢里——除了刘小别以外还没人敢这样做。

没骨头似得歪在高背皮椅里的男人眨眨眼睛微笑起来,“不就是喝了你一杯‘奥斯坦丁’嘛,有必要这么小气吗,杰西卡?”

“非常有必要,”王希杰朝叶修张开双臂“到我这儿来,宝贝儿。”

叶修挑挑眉,到底没有对那句“宝贝儿”发表什么意见。他站起身来,无视韩文清朝他伸出的手,林敬言站起身来把住门口,可是想要拦下的人已经从露台干净利落的翻出去了。

叶修两三步跃上舞台,王希杰伸手接了一下卸去他的冲劲,顺势抱住了他。叶修反身看到已经回到露台外侧的林敬言,恶作剧成功的孩童一般,笑眯眯的眨了眨眼。

韩文清黑着脸看前首席‘流氓’感兴趣般低低吹了声口哨,感觉脑仁突突的疼。

撩完了霸图的汉子们,叶修神清气爽的接过耳麦戴上,伸手戳了戳还抱着自己不撒手的魔术师的脸

“我人在你手里了,你打算怎么玩吧?”

“……”

王希杰沉默着盯了叶修好一阵儿,这位始终面色坦然,甚至还在继续戳大魔术师的脸。

好吧。

王希杰放开手有些无可奈何的想。

这人总是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说一些很糟糕的话,当你想有所回应时,却又摆出一副‘我好无辜,你好污’的天真模样让人不好下手。

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王希杰颇为怀疑的一眼一眼瞄叶修,终于,把叶修看毛了。

“你这个样子很可疑啊,王大眼儿”叶修像是受惊的猫一样谨慎的往后退了两步“我告诉你不要总想着‘搞事,搞事,搞事!’啊,交情再好也不……”

后面的话在道具被推出来之后消音了

“杰西卡,你真棒。”叶修由衷赞叹。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