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龙族】白檀之渊 003

“这里是白潭之渊,”路明非的神情犹如多年前的小恶魔,他轻声注解道,“我的尼伯龙根。”

源氏兄弟神色霍然大变。

——————————————————————————

“所以我一直不是很喜欢你,象龟”,路明非笑意清冷,脖颈旁架着一块边缘幽幽泛光的金属质地的树皮。这种树皮在白檀之渊的金属树林里十分常见,可是那乌幽幽的刀口,很明显的带有人工痕迹,“看来你醒了很久了。”

“是啊,”源稚生控着‘树皮刀’的另一头轻声应和,“很感谢你救了我和稚女的命,可是人龙殊途,这也是我们的命。”

“这就是你所奉行的正义?”

“是,这就是我的正义”

“那么你来吧。”路明非忽然笑起来,闭上眼睛,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

“抱歉。”

“等等,”源稚女一把抓住哥哥持刀的手腕“哥哥你怎么可以……”

可是树皮刀的落势已成,反倒像是兄弟二人齐心协力想要斩杀路明非。

……

“傻瓜。”路明非半笑半怒的靠在青从树上垂下的冰凉蛇尾上,“都说了这里属于我,领域内的造物怎么可能伤害的了我?”

那把该是磨了很久的树皮刀在靠近路明非颈边的时候轰然自燃,金属燃烧的高温灼伤了源氏兄弟却没有伤害到路明非分毫。

“再者,谁说我是龙的?”

“????!!!!”

“有必要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吗?我是头上有犄角,还是身后有尾巴?跟守墓似的守了你们那么久,好不容易把你们的小命捞回来,什么还没干呢就‘人龙殊途’,‘这是我们的命’把刀架在人脖子上。象龟你以怨报德怎么就那么熟练呢?你们俩律师呢?来来来,我们来好好聊一聊精神损失费的问题。”

而然两个日本人并不是很懂小龙人的梗。

如果此刻站在这里的是芬格尔的话,他大概会一脸认真的回他“但是你有很多小秘密”……之类的吧

啧,才没有想他

“路君?路君?!”

“嗯……啊,什么?”

“路君在想什么?我们刚才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关于白檀之渊吗?”

“当然”

路明非忽然又笑了起来,他站直了身子,巨蟒在他身后昂首盘踞。

“欢迎来到——华夏混血种世界。”

…………………………

白檀之渊里,零星散落着几座先代建造的唐式民居。

源氏兄弟正在其中一座水榭旁眼观鼻鼻观心的端跪着。

平日颇为安静的白檀之渊有节奏的响起黑道大家长中气十足的“路君,请务必接受我们的歉意!”这样的喊话。

路·围裙妈妈·明非黑着一张脸搬出一方小茶几:“闭嘴,吃饭。”

蛋包饭,紫菜汤和炖鱼

房后有一小片菜园,种了点儿萝卜青菜,唐柏又时常带些时令果蔬进来,再加上唾手可得的鱼,明非妈妈才没有过上辟谷的修仙生活。唐柏爸爸从不久留,海底又没有外卖,生活终究逼迫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死宅练就了一手毒不死自己的好厨艺。

啊,哈利路亚。

源氏兄弟抱着大不了拉肚子的心态开吃。

“白檀之渊是‘被驯化’的尼泊龙根,但也是危险的,这里同样存在‘法则’。我会教你们在这里生活的方法。直到你们养好身体,会有人接你们离开。”路明非挑着鱼刺,将当初渚淦讲给他的话重复给源氏兄弟听。

“房子大多是空的,这一户是我在住,隔壁也会有人来。吃完饭以后自己随便选一栋庭院住下来就是,生活用品都是现成的。”

“因为这里的气候的关系,最好穿宽松点的衣服。估计你们穿的惯唐服,就没有再另外准备。象龟的是青色系,稚女是绯色系,都在那边的行李箱里,一会儿自己去看看喜不喜欢。”

“那条大蟒的名字叫‘青’。青者,在古意里也是黑的意思,指它碧眼黑身。那是我的宠物,象龟,你别再想着找个什么东西把它砍喽。”

“用水用电都随意,生活垃圾统一扔到西南角的回收井里,那里……喂,你们在听我说话吗?”

“嗯…zai”源稚女努力咽下最后一口饭“再来一碗!”笑容爽朗。

明非妈妈磨着牙去了。

“sakura说这里的雾气里含有催化激素,可以促进混血种体内的细胞迅速分裂愈合伤口。”源稚女望着路明非消失的转角“既然身体好了就可以离开……你说他之前受了多重的伤?”

没有人回答他,都是他知道源稚生在听。

……………………

饭后,开始下雨。

海水从穹顶渗透下来,穿透烟气,落在龙岛的土地上,并不下渗,汇成细流流入路宅水榭半涸的池塘里,水流和着原本弥散空气的白檀雾气,呈现出一种半脂质的流体状态。

雨过。

青从藏身的道馆爬出来,悠闲的游荡回树林。白檀之渊的能见度难能可贵的高,路明非推开门,中午被强行留下的源氏兄弟跟着他穿过长廊回到水榭。

一池金汤。

原本半枯的透明睡莲浸没在湛金的池水中,盛大怒放。风来自云海,花在微波中荡漾,华美如幻梦。

可是路明非随手捡起源稚生换下的病号服,丢进金波轻漾的池塘。

白色纯棉的衣服,瞬间焦黑离散。

“……”源氏兄弟安静如鸡。

“这就是我要教给你们的第一个法则:不要淋雨。”路明非笑的高深莫测““过浓的白檀雾气是致命的。为了调节浓度,每两天就会在午时下一场这样的雨。性质类似于龙血,这雨也是腐蚀性的。淋到雨以后虽不致死,都是该疼还是会疼的。””

路明非说罢停下,源氏兄弟依然看着他。

“……”

“…………”

“那个……sakura,”源稚女打破了尴尬的沉默“还有呢?”

“别的没什么了,”路明非接下这个台阶“等到遇上了再慢慢说,你们自己随意活动吧。书舍里有小说,道馆里有竹刀,这里除了咱们仨和青以外没有别的活物,随便来去。迷路了就去最高的那棵树下,青会送你回来的,以上。”

然后那一整天,他们都没再看见路明非。

海幕依旧是浓稠如墨的暗蓝,四下里的光线却变得柔和而温暖。那条被称为青的蟒敲着响板而来,堂而皇之的爬进源氏兄弟选定的府邸。

源稚生看起来还是很不放心这青黑的庞然大物,手中握紧了重新从树林里拾回的巨木树枝。而源稚女则放下小说,走到青身前,咬唇微笑,试探着朝青伸出了手。那架势与其说是尝试靠近一条超越想象的巨蟒,不如说是少女小心又和善的靠近邻人的宠物狗。

青有些迟疑的微微后退,但终究任由源稚女的手抚上自己头顶油光水滑的鳞片。

“青?”源稚女尝试着唤它的名字。

蟒的脑袋在手下蹭了蹭。

“好孩子,”源稚女的语调几乎是欢喜的,他伸手抱住这个大块头新朋友的头“你是来找我们玩的吗?”

青鼓鼓鳞板,一张折起来的水红色花笺落下来

“让青载你们过来——非”

源稚女不疑有他,顺从的爬上蟒的脊背,大家伙很贴心,竖起他落脚处的鳞板供他着力。

源稚生皱了皱眉。

青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眼见两个人一时没有上来的意思,毫不犹豫的抽身而去。

它听见背上的男孩轻声叹息。

源稚女坐过不少豪华的高级跑车,可驾蛇真的是此生头一遭,青灵活的扭动与高速的穿越带来无与伦比的观感,簌簌的落花更使这场密林中的穿行显得奇幻而不真实。

而当青可是顺着巨木上行的时候,源稚女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自己的四面都立起了鳞板,大蛇为他杜绝了一切可能的刮蹭和危险

源稚女不由得又摸了摸青的头。

真的,是个好孩子呢。

而抵达树冠层时才是真正的震撼,透过树叶,可见十万里金红云海,如此‘猛鬼众’的‘龙王’也不由像个孩子一样欢呼起来。

青还在上行。

真正抵达树顶,青却顿住了。

身着古意唐袍的人站在那里俯视他们。海幕中鲸群彼此呼应,巡游猎食,血色不时晕开在海中。金色的云海在他们脚下,月白长袍上腾云巨龙的暗纹被映现成流动的金色,那人墨色的眸子也翻涌着金色的海。

那双眼眸中还有一个顿显渺小的他。

独立长风的男孩像是一位万世万代的神明,从容而沉默的俯视红尘万丈,人间离合。

不喜不怒,不悲不嗔,不灭不殇。

而自己是借长蛇而上的罪子,不小心,闯进了他金色的神国。

源稚女是‘皇’身体里奔涌着古龙的血脉,他本该是咆哮天地的怪物。但此时此刻,却好像只能谦卑的俯低身体,连大的战栗都不敢,僵硬而虚弱的等待着‘神’的裁决。

但是神微笑起来,向他伸出手。

树顶并非方寸之地,木质的平台上还供着一方红木小几,几卷古书随意的摊开,旁边还有新增的批注。小几一角手掌大的幼龙骨架昂首奋爪,如那些环卫龙岛的兄长们一样,脊背散开袅袅的白檀雾气。

脚边的红泥小炉培着一泡酽茶,不知名的花叶在其中翻滚。

他们盘膝坐下。

青绕着树台松松的盘了几圈,将巨大的头搭到他们的腿上,舒适至极的长长叹息。

主人伸手护了一下茶炉炉火,轻轻敲了敲大家伙的脑门。

谁都没有说话。

待到万云来朝,白鸟惊飞的盛景渐散源稚女才哑声开口“sakura…”

一盏茶恰时的递至眼前。

“黄昏到夜晚,是白檀之渊最盛大美景降临的时候,你们来了,不看可惜”路明非微笑,像是不愿意惊扰了美景良辰般放轻了声音,“至于象龟,我也猜他是不来的。这是他自己的损失。”

看着眼前人垂眸不语。他轻轻眯起眼睛,用一种近乎哄诱的口吻说:“来,往上看。”

源稚女下意识听从了这听起来太温柔的声音,方抬头,便再次震撼。

海幕夜晚的光阵。

数以亿计的发光生物宛如漫天星火,甚至木台上都映上了流动的光晕。源稚女几度开口,却不知所言。

闭上眼睛,林海传来涛声,光阵轻摇慢摆。

……

路明非醒在繁光里,蛇和男孩都靠在他身上睡着了,白檀袅袅,茶还温热。

此后经年,再没有如此温情的时光。

评论
热度 ( 11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