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全职】illuson(02)

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的手。

  又名:心脏兄弟的黑糖日常(黑秋预警)

——————————————————————————

宝贝们早上好(笑)

本来的顺序是先写轮回叶,不过一直找不到论坛体和微博的模板,所以就是双叶首先放送喽

ps:个人二设叶秋有私下喜欢裹着被子到处跑的软绵绵属性

今天也很爱你们,么么啾~

——————————————————————————

男人半裸着站在大泽之中,鳞状花纹的织物粼粼泛光半掩不掩的挂在他的臂弯间,垂进那不知深浅的水中。

鸟儿衔来果实,或一团融暖的光。

男人向鸟儿伸出手去,顺服的仰起头来,半阖的眼底晦暗难明

中华从有历史记录开始,就有‘凤鸟传识’的意象崇拜,画面中的鸟儿所代表的自然慷慨的赠予她的新生儿以知识,那融暖的光晕让人想起光明,想起太阳,想起宇宙,想起无穷无尽的过去与未来——但又确乎是食物。

男人从他的来源地走来,冰冷的兽性似乎已经消耗殆尽,可水里不知还有多少冰冷滑腻的鳞片,伸出的手是赞美,也可能是意图捕捉的攻击预告…他顺从的张开嘴接受投喂,低垂的眼眸却在虔诚外,有着讥诮的可能性。

你不得不自问:你真的知道他在表达什么吗?

不,不需要答案。

无知者看见自己想看见的。

          —————《原罪27-君莫笑》

————————————————————————

夜那么深。

瓢泼的雨被锁在别墅的门窗之外,冰冷的潮气不可抑制的渗入这个所谓的‘家’。

没开灯,闪电惨白的光明明暗暗的照亮室内——千百张同一男性的海报被张贴在墙上,或悲或喜,或笑或叹,哭泣着微笑着,围绕着蜷缩在小沙发上的人。

大概是睡的不踏实,男人挣扎了一下醒来,慢慢睁开了眼睛

恰逢雷电大作——刚刚睡醒的男人木着脸,与满室惨白的男性对视

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数千张一模一样的,青白的脸。

叶秋决定不再睡了,撑着沙发扶手站起来。室内没有开灯,他凭借着隐隐的电光和对这个房间的熟悉,毫无磕碰的来到沙发正对着的房间的彼端。

《原罪27》

整幅图安静而肃穆,金棕色的基调让它有着宗教寓言般的神圣感——可看久了总会无端端觉得暗,且会在心头留下冷血爬行动物游走过般的冰冷轨迹。

叶秋抬起的手向画中兄长微启的唇去,却在毫厘之外迟疑,与兄长一般无二的修长手指病态般的微微痉挛起来。

“秋啊~”

男性低靡暧昧的笑音唤醒了叶秋,他走回去,捡起掉到沙发缝里的手机,按掉特别提示音。

混账哥哥:

下来开门笨蛋弟弟,哥到楼下了。

叶秋抿抿嘴,将手机按灭揣回兜里,推开了小室的门。

随意丢撒一地的皮鞭铁铐在卧室投来的明亮光线中透出保养良好的光泽来,可那束漏过来的光片刻便被重新遮盖了。

书柜缓缓回移,将那道与墙壁相差无几的暗门深深隐蔽。

叶秋回到自己的卧室,撩开窗帘往下看。他为哥哥买的SSC打着双闪倒入车库,片刻后一朵黑色的伞花走出来

打开衣柜拽了条绒毯出来。叶秋跑下楼去,正好在兄长按下门铃前打开了大门。

叶修随手甩了甩伞,“晚上好啊,怕打雷的小公举。买了菠萝,给你做水果蛋挞吃。”

叶秋低声‘啧’了一声刚刚想要反驳,却在一个炸雷响起时扑进了自家哥哥怀里。

叶修被连带着包进叶秋裹着的毯子里,半拖半抱的把叶秋往屋子里带,简直笑到不行。

叶秋把头搭到叶修颈窝处,一双眼睛望着门外的沉沉夜雨,晦暗的不见边际。

铁艺指针指向天国,十二点的钟声第次响起。

…………

第二天叶修是被手机提示音吵醒的。

所以退役前一直都没有配手机,他这边一有什么动作,那手机就像是一颗得了羊癫疯的尖叫鸡。

叶修闭着眼睛把手机摸过来,凭触感解锁开机,才赏赐般的睁开了一只眼睛。

毕竟自己最近还挺安生。

微博上满屏的‘喜大普奔’,‘谢官爸爸糖’……

这什么玩意?叶修两只眼睛都睁开,饶有兴致的一路翻了回去。

~~~~~~~~~~~~~~~

笨蛋弟弟:

雨过天晴,有鸟叫声,看得见空气里飞舞的细小尘埃。说好陪我的人@混账哥哥却睡的雷打不醒(叹气)被子里很暖,两个人的心跳很近。骂他是一会儿的事,请让我再睡一会儿(微笑)

【叶秋睡眼朦胧的微笑】

【双叶抵头而眠】

【叶哥哥睡颜】

【阳光洒满的窗口】

~~~~~~~~~~~~~~

叶家兄弟各自有认证黄V的大号,这是专门开给彼此的小号。被神通广大的粉丝们发现了以后好像就变成了什么狗粮圣地……

无所谓,反正叶秋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叶修小心的将压在兄弟颈下的手臂抽出来,忽然的微笑了。

不一会儿叶秋也被羊癫疯患者吵醒了。

同样是满屏的喜大普奔,‘冷cp的胜利’,叶秋直接点开了哥哥的微博。

~~~~~~~~~~~~~~

混账哥哥:

【依然安睡的叶弟弟,被角都被细心的压好】

【烤面包的叶氏美手】

【切生菜的叶氏美手】

~~~~~~~~~~~~~~

这些都还没什么,叶秋翻到第四张图,脸却稍微的红了起来。

依旧是叶修漂亮的手,食指抵在他略薄的唇面上。配文只有一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他说:

嘘。

叶秋裹着被子高高兴兴的下楼的时候,叶修正在标准北京瘫。

“我三明治呢?”

“并没有。”

“你的呢?”

“并没有。”

“那照片……?”

“上上次的。”

“……”

叶秋被这玩意儿气的生生笑了起来。

“行吧,我来做。”

听见厨房里叮叮当当响了一阵之后,叶修一个咸鱼翻身鲤鱼打挺坐直,随即站起来跑到了厨房里。弟弟把自己包在纯白的棉被里,在灶台前挪来挪去,可爱♥~

叶秋正在忙活,忽然感觉腰上一紧,肩上一沉,叶修的呼吸声近在耳畔。他不由小小声的笑了一下,又马上收了收下巴,故作严肃。

“你又干嘛?”

“像大白。”

“……我还是大白?”

“大白”

“大白还是早餐?”

“……早餐。”

“我还是大白?”

“你。”

决定性胜利!叶秋握拳。

阳光的确很好,两兄弟谁先笑了呢?无所谓。

“混账哥哥”

“笨蛋弟弟”

——————————————

“这就要走?”叶秋靠在门口看着叶修倒车。

“嗯,哥忙嘛。改天回来看你啊~”叶修笑眯眯的朝兄弟飞了个吻,将车开上大路,一会儿就离开了视线范围。

不要对我太好,我会奢求更多。不要离我太远,我会…………

叶秋把调成静音疯狂震动的手机关机

评论
热度 ( 6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