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盗笔/邪簇】当我不再爱你

说来后续就来后续

@吾王起灵 小天使,不要难过了呦~

黎簇强行吐便当,然并卵,继续虐虐虐虐

我就两天居然在明日双更,不是这个世界崩坏了就是我出问题了_(:з」∠)_

《当你不再爱我》的后续,手机没办法发链接,前文请戳头像。

不谈人生,没有信箱,水表在楼下,猫派,养了一条边牧,咸豆腐脑,优雅的单身

——————————————————————————

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后的事了。

久到吴家佛爷过了当打的年纪自己隐退。

久到胖爷归隐子孙满堂

久到瞎子目盲

久到解家花爷不再开嗓

久到逝者坟上华盖榆桑

我将要讲给你们听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故事,没有这群人的前半生那样的轰轰烈烈,荡气回肠。

这个故事的全部内容不过是一次久别重逢的相遇,然后又分离。

这样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上演,看起来是那么微不足道。

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故事,我也要悄悄的讲给你们听,声音不能太大,别惊动了那颗寂寞的心。

这一次相遇的地点在遥远的苗疆边陲,一个不知名的小小野村。

人物是一个中年背包客,没人知道他来自何方。

相遇的过程说来有趣——这是这篇故事里难得的爆点——背包客在日暮时独自走入山林,不小心被当地特有的草蛇咬伤。

哦,亲爱的看客们请别担心,小小的草蛇只是微毒,被咬下一口也不过是短暂致盲。

倒霉的背包客被好心的村民送到了村里老苗医的手里。毫不犹豫的,老苗医将特制的草药糊在创口上,悠悠的凉。

人们纷纷觉得古怪,却又各自感叹背包客的好运气。

原来那老苗医本不是本地人,早年间带着怪毒跌跌撞撞的闯进这个村子,被当时的老苗医救下,便留下做了老苗医的学徒。

老苗医身后也没有离开,继续在这个村子治病救人。说起来现在的老苗医其实还只是个中年人,这人没提过自己的姓名,于是村民也就也叫他老苗医。

年轻的老苗医手艺不比已故的老苗医差不说,怪脾气也一模一样。

看的顺眼的才会出手,从没见过这人救人这么干脆利落。

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在河里洗头发,议论纷纷说背包客和老苗医是旧识。

背包客好脾气的笑着应,而老苗医根本不在意。

不在意吗,谁知道呢。

老苗医想着三天背包客就能恢复视力,盘算着第二天晚上就把人往外踢。

却忘了早年间这位背包客可不是普通人,更烈的蛇都从手里经。

这蛇毒更是熟悉,只一日就恢复的耳聪目明

背包客第一眼看见老苗医是在夜晚的庭院,苗疆的空气总比尘世的清,那孤轮的大月亮吊在天上,月色悠悠的凉。

山间的日月长久,背包客来了又走。

早没人再去猜测背包客和老苗医那两三事的不能说,何况那背包客再没有来过。

后来?

后来那老苗医真的成了‘老苗医’,年纪大了走的也挺安详。就是最后有几个不知打哪来的年轻精干的后生,操持了老苗医的葬礼,还时不时的来收拾收拾墓葬。

后来那背包客也依旧是背包客,一双脚丈量了四海八方,最后据说是回到故乡在家里小辈的簇拥下离世。据说因为这人年轻时也的的确确是一号人物,走的时候似乎也是轰轰烈烈。

我讲这个故事,没几个人知道。

大概是因为故事的两位主角的不打算再有交集。

因为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不是所有误会都能云消雾散,不是所有爱,都能柳暗花明。

错过便是错过,不是所有补救都来得及。

爱这种东西,最是等不及,最是伤不起。

                                                                                           —end—






评论 ( 3 )
热度 ( 45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