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柯南/快新】入侵 (一发完)

第一次写死神小学森的同人呢_(:з」∠)_所以——

有BUG就抬抬手放过它吧╭( ̄▽ ̄)╮

cp: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如果你怎么看都觉得是新快的话……放心,不是你的问题,是我傻_(:з」∠)_

标题与内容没多大关系系列

@知天命  小天使

————————————————————————————

         要么有病,要么有鬼

         风头正盛的高中生侦探有些自暴自弃的想。

         按理说工藤新一作为一个唯物主义的忠实拥护者,很难想象他会做出这样的判定

         不过如果是你经历了这几天他所经历过的事的话,大概要比年轻的侦探投降的快的多。

         一切都要从几天前转学来到他们班的那个叫黑羽快斗的男生说起。

         那小子长相不错,而且意外的会讨女孩子欢心,很是拉班里男生的仇恨值。

         不过那跟工藤新一没关系,他也便置身事外的冷眼瞧着。

         但是显然黑羽快斗不打算让工藤新一安生——

         “我们好像是邻居呢,工藤。放学一起走吧。”

         于是之前与毛利兰的双人时间变成了三人同行。

         在转弯的路口作别毛利兰,两个大男生继续朝着夕阳的方向行走。黑羽快斗揉揉额头,朝工藤新一露出个温和的笑来。

         先前说了,黑羽快斗对付女生很有一套。毛利兰再怎么强势也有小小的少女心,一路上两个人欢声笑语不断,一点都看不出来半个小时前女孩有多排斥这个要求同行的男生。

         到了分叉路女孩好像才反应过来,满含歉意的看了自己无视了一路的青梅竹马一会儿,工藤新一大咧咧的挥挥手,表示自己不在意。

         于是黑羽快斗微微笑起来。







         深夜,工藤新一缓缓沉入了黑沉梦乡。

         仿佛站在某个集团大楼的楼顶,城市的上升气流掀起衣袂拨弄额发。

         站在高处向远处眺望,很容易感到某种凉薄的难过——天堂很远,尘世更远。

          他一跃而下。

         风声盈满耳际,衣物贴紧皮肤,心脏缓慢的收紧,呼吸有些艰难。

         无需畏惧。

         越来越近的尘世闪耀着迷离暧昧的霓虹灯火,空洞虚假的喧闹繁华。

         工藤新一在心里哼起一支永远不会配词的歌

         一个已经相当危险的高度,背后洁白的三角翼终于撑开,他的高度再次上升,游离于人世红尘与浩荡夜空之间模糊的交界处。

         工藤新一不会否认此刻的欢愉。

         逆神的,叛世的,猖狂的,混乱的,如此自由自在的快乐。挣脱这滚滚红尘,也不依附这浩淼天地——凡我所往,依我所望。

         那一夜很愉快,不知来处的白鸽陪他飞越山和海洋,以至于在自己家里醒来的时候,工藤新一甚至有种恍如隔世的眩晕感。

         “昨晚做了个好梦?”上学的路上,黑羽快斗饶有兴致的问,“你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嗯,的确不错”

         “可以跟我分享下么?”

         “不可以^_^”

         “揿,什么人。”

         在这个路口遇到毛利兰,黑羽快斗自然的更换了话题,工藤新一看向高远碧蓝的天空——的确,是个很好的梦呢。



         是不是不该期待今天继续做这种梦的呢?

        这次是海湾之畔的灯塔,光一次次的掠过窗口,白鸽将小脑袋插在翅膀下,蹲在窗棂睡着了。

          手边是暗紫色的法兰绒宝石盒,掀开的。

          半嵌在黑色绒面里的戒指似乎承载了某段完美的贵族爱恋,据说价值连城。



          笨蛋

         工藤新一有些想笑

         白色三角翼,日本银座的夜游,温顺跟随的白鸽……

         这些细节太具有标志性了,只是我没有表露,就以为我没有意识到,急不可耐的展示出更明显的证据了么?

         怪盗先生



          怎么会

          黑羽快斗坐在一片黑暗中,目光遥遥落向工藤新一房间的方向。

          极愉悦的笑起来

          没有人会比我更理解你,喜欢那枚戒指吗?

           很期待啊,什么时候你才会发现我呢?

           大侦探

         “怪盗先生现在就生活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吧。”

          反正是梦中,工藤新一毫无罪恶感的把玩那枚戒指。

         “不然怎么会对我的反应那么清楚呢?怪盗先生不像是那么不严谨的人啊。”

         所以,故意的是吗?

         “明天见,怪盗先生”

         暗中观察的黑羽快斗终于笑出声音

         晚安,我的大侦探






         “早上好,工藤同学”

         “早上好。我该怎么称呼你,黑羽同学,还是怪盗基德?”

         “大侦探真是敏锐啊”黑羽快斗很悠闲的靠着街角的灯柱“我还以为要多等几天呢。”

          工藤新一耸耸肩“太小看我了吧,怪盗先生。”

          “好吧好吧,”黑羽快斗,或者说怪盗基德笑起来,“我在哪里露出了破绽,我的大侦探?”

          “你应该是通过某种发信器构建我的梦境的吧,既然是这样,就应该是居住,或者暂住在这附近。”

         黑羽快斗挑挑眉,“一下子范围就缩小了很多啊,请继续。”

         “其次,这个人应该是我身边的人,我是指——有一定交集的关系,我现在在学期内,所以就应该是老师或者同学。”

          “等等,为什么一定是与你有交集的人呢?”

          “因为第二夜啊。”

          “怎么说” 黑羽快斗似乎兴致勃勃。

          工藤新一扭头给了他一个‘别装了’的表情。

           “你不是故意的吗?按你一贯的作风来说,一段时间以内都应该满世界的让我飞才对。”这样说着,似乎有些不满似的“可是在第一次下意识询问我关于梦境感受之后,你决定将计就计”

          “怎么说”黑羽快斗很识机的接下话头,让工藤新一能够缓一口气。

         “故意在第二夜表现出更急不可待的姿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让我可以将注意力放在那个得到我对梦境的态度的身边人身上。”

         这次黑羽快斗没有再接话,他只是显得更加愉快。

         “住的离我家不远,与我有不少交集,询问过关于梦境的事——很容易就锁定在一小部分人里面。”

         “那你怎么从一小部分人里面挑出我来的?”

          “没有啊,我就是随口诈你一下。”工藤新一晃晃头,颇为悠闲自得的笑起来“谁知道一诈一个准。”

          黑羽快斗有点懵,他是真没想到最后是这样一个原因。

          半晌,也不由得笑起来。






         三个星期后,转校生黑羽快斗再次转学,离开了这座城市。

         这段日子一直过的很愉快的工藤新一却越来越焦躁。

         按理说在黑羽快斗离开以后,两个人共同建造的梦也应该停止了。

         可是并没有,他依旧夜夜与黑羽快斗一同翱翔在日本的夜空。

         停不了,忘不掉。

         工藤新一坐在飞往下一个案件现场的夜航上,安稳的带上眼罩

         “我会抓到你的,怪盗先生。”

         黑羽快斗拨弄落入温泉池里的流樱,笑起来

          “如果你能,就来抓住我。”

————————————————————————

并没有做到‘看似有鬼’的要求_(:з」∠)_

而且好像把基德写成了腹黑病娇_(:з」∠)_

如果觉得‘梦境入侵’很扯,请原谅灰贫瘠的脑细胞

感觉

不要脸求评论【顶锅跑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