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驱魔/缇亚】See you again.(一发完)

群里开出的脑洞,缇亚双生梗

一切为了爱,不是么(笑)【比心

第一次对这对cp下手,总算在这方面有了产出

建议伴奏——《See you again》

千字短篇,只是一个脑洞而已

来来来,群里的各位,张嘴吃粮

————————————————————————

         小车站披着蜜糖色的晚霞,黑皮肤的小男孩于白发的旅客擦肩。

          “喂,少年~”

          变声期的小男孩有故作老成的腔调

          “来玩牌么?”

         白发的旅客身上带着游走四方的倦怠,但他仍旧给了男孩一个微笑,带着某种解脱的意味,像是某种归巢的鸟。

          “好啊,当然。”














         “缇奇!想什么呢!”

         被矿工中的友人唤回神,缇奇才发现自己又在想那些有的没的——

          蜜糖色的平静安逸的小车站,倦怠的目光温柔的旅人,这设定太像某部三流的文艺爱情片,也亏的他这一遍一遍的幻想,填充细节。

         ‘沉迷于三流恋爱情节不可自拔’什么的,被罗德知道了的话,大概会被笑死。

         晃晃头,把那些不切实际的联想甩出脑海,将精力集中在和面前这只一看就入世不深的小肥羊的牌局上

         “我……已经没钱了……”拥有黑白双色头发的男人抱紧自己赤裸的肩膀,怯懦着想退却。

         “这就放弃吗?这可是男人的游戏!”矿工们大力拍着难得的肥羊,缇奇只是看着,厚厚的眼镜片下的双眼写满了无聊。

         不再看矿工们千篇一律的说辞,缇奇的目光落在车窗外飞驰而去的景物上,说起来自己会在火车、车站打牌,最开始也不过是为了那个隐秘的幻想而已。

         爱上一个只存在在幻想中的男人。

         多可笑,多可悲。

         明明,作为诺亚一族的他早已过了幻想的年龄,那个男人在脑海中的影像却从未模糊。

         不,他甚至更加清晰——洁白的并不是特别柔顺的碎发,长长的卡其色的风衣,棕红色的手织围巾,还有映着一片蜜糖色晚霞的因笑意微微眯起的鸽子灰色的眼。

         甜蜜的令人忧愁。

         直到有人拉开了车厢的门


















         跟着旅客大挣了一笔男孩叼着棒冰坐在月台扶手上,这个高度正正好与旅客的视线持平,旅客摘下了帽子,低下头的时候男孩能看见他小小的发旋。

         “呐,少年,你从哪来?”

         “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

         “你还走么?”

         “当然。”

         男孩不再说话,藤蔓一般柔软的,毒药一般甜蜜的,忧愁,缓缓生长。
















         喂喂喂,这绝对出老千了吧。

         缇奇褪下长裤,再次盘膝坐下,盯住那个笑眯眯的白发少年。

         从这个男孩出现来找同伴开始,幸运女神就站在了他们那一边,把把的大番好牌在男孩手里翻出,很快就将局势逆转,赢得他们只剩底裤。

         “喂喂,少年,不简单啊!”

         少年闻言抬头朝他笑笑,鸽子灰的眼眸,流淌着,蜜糖般的温软。

         藤蔓开花,毒药得解。

         穿着邋遢的矿工大叔笑起来:“记好了少年,我叫缇奇。”



         “你呢,你呢?”男孩蹦跳的影子映入铁轨。

          旅客重新戴好了帽子。

          “我叫亚连。”

————————————————————————

♦感觉应该还可以讲下去。

♦但是从头看一遍,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了

♦我们相信永恒的爱

♦那与生死无关

评论 ( 8 )
热度 ( 23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