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全职/叶all/】香槟玫瑰(01) 本节主叶方

这是 @白首如新 这个没良心的小妖精的点文。看样子是圈不上┑( ̄Д  ̄)┍

叶all向,触雷勿入,不撕cp

“情感欺诈师”梗,老叶职业撩汉子

致力苏叶神,苏苏苏苏苏苏苏,不苏不要钱

大写的叶厨,不用救

考究党,文内大部分数据来自真实资料,取用请自便,当然,如果能给我打声招呼是最好的。

至于时间轴……诶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ಡωಡ)

那么,诸君食用愉快∩_∩

————————————————————————

         她关注窗边的那个亚裔男人许久了。

          这人一身米白色休闲款定制西装,在咖啡色系装潢的咖啡馆里显得契合又跳脱。

         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手提电脑,时不时的敲敲打打,右手的指间夹着烟,火光明明灭灭,端的是悠闲从容。

          而那手极美。

         相较于普通男性,这手的骨节并不粗大,手型线条流畅,富有力量感,即使那手极白皙,也丝毫不显女气。

        掌指间的骨肉生的极为匀称,指长掌小,本就是极美的手型,那手安静的停在那儿就仿若用水玉雕出来的,青色的血管从白皙的近乎病态的皮肉下穿过,就像水玉上蔓延的冰纹,修长纤直的指骨上紧致的覆裹着薄薄一层皮肉,却又在指尖泛起樱粉色,显得晶莹剔透,诱人吮吻。

         也许是女孩的目光太过炽热,叶修似有察觉的抬起头,微微诧异后露出个温柔与危险并存的慵懒笑容来:

           “小姐,我是否有幸请您喝杯咖啡呢?”

           他问。













          “嘿,叶秋,好久不见啊。”

         画廊的打理者眯着明媚的眼睛,笑出小小的虎牙来。此时他正在对展品进行例行的保养,兰色的西装外套挂在西班牙乌木雕刻的衣架上,黑色马甲,白色衬衫的袖子高高挽起,额角有亮晶晶的汗水闪耀。

          而画廊的女主人坐在一旁,手边正拢着一壶咖啡

          “是的,好久不见了。我很想您,百合花一般的路易斯太太。不知道今天是否有幸品尝您……手中的美味饮品。”

         路易斯掩嘴轻笑,显然听懂了对方言语之间的暧昧暗示。

         “当然,如果是叶先生的话,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年轻的贵妇这样回答。

         得意的用余光看向方锐——啊,也就是她的画廊的代理人,微微眯起他为人称道的迷人双眸,露出些许不适的表情。

          看,苏黎世最出色的男人们在为她争风吃醋,这比昨天拍下的那条西伯利亚长裙更足够让她在周末的沙龙上耀武扬威。

         叶修撇过头,在女士的视觉死角朝着方锐微微勾起一个暧昧不明的笑来,眼底染上些许暗黑的情绪。

         方锐的脸色更差了。

         路易斯煮的是产自意大利东部的淡咖啡:入口味道有天然的椰奶香气,回韵清甜,正适合搭配酸甜香气浓郁的蓝莓芝士小蛋糕。

         不是什么经典的咖啡款式,最近却正在贵妇、贵女的圈子里慢慢风靡起来,毕竟正是蓝莓上市的季节,这些闲的没事干的女人们只好用这种咖啡做噱头,以求在每个月都会举办的制作糕点的沙龙上出些新意。

         当然这些只是在心里想想。叶修熟练的评论这种咖啡的口味饱满度,并赞美路易斯煮咖啡的手艺,夸奖她是一位真正有品味的高雅贵族。

          这种哄女人套路看起来实在不怎么出奇,甚至是有些‘土’的。可是叶修这个人偏偏就是这样慢慢悠悠的,轻轻松松就将他身边出现过的每一位女士哄的心满意足。

           这是别的人学不来的,专属于这个人的从容淡定。

         所以同样是圈内人相互的慰藉,与别的人——譬如方锐,做情人,就像合伙做了一场华丽空洞的戏。分手之后就再无回味的意义,此后你是你,他是他,再无交集,也没有牵挂。

         而与叶修在一起,却像真正的谈了一场恋爱,每一个吻似乎都温柔可信,每一句情话都值得午夜梦回。当这个人毫不犹豫,干脆利落的抽身离开,女人们大部分不会死缠烂打,却又都悄悄的将这一场幻梦称为爱情。

          这正是方锐关于叶修所不爽的。

         可方锐又没办法做任何指责,他没有相应的关系地位,也没有所需的旁观者清。

         他只能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叶修一次次伸出诱人的饵料和致命的网,一次次的。却似乎永远无能为力。















         是夜,年轻的贵妇在情人身畔沉沉睡去,纯金的鸡心项链胡乱撇在背后,脸上残留极乐的余韵。

         “啪”小小的火苗在房间中亮起又熄灭,火光在叶修唇间明灭。他屈膝靠在床边,懒洋洋的抛接一枚银质的手工鹰头打火机,打火机的底部蚀刻着“Rosa Champagnre”——香槟玫瑰,这个打火机跟随他多年,不过他早不记得是哪个贵族小姐送给他的了。

         一支烟燃尽,叶修俯身拾起丢在地上的卡其色风衣,随意的披上,从内兜里掏出一支香槟玫瑰,挥手甩在女人旁边的枕头上,奶油色的花散开几瓣,散发出更加浓郁的香气。

         女人在梦中低声哼着他的名字,可直到走出酒店,叶修也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熟练的穿过纸醉金迷的繁华街道,叶修七拐八拐,走进一个少有人行的荒僻回巷。

         重新点燃一支“LUCK strike”系列的“Rosa”香烟,叶修站在小巷的路灯下,做出等待的姿势。

          而方锐就这样看见他。

         要说叶修这个人,强势,倔强,大男子主义,天生的领导者性格。可是独独偏爱像“Rosa”这类款型的香烟。相较标准的84mm,120mm的“Rosa”更加纤细修长,灰紫色的细颗粒状烟雾袅袅的缠绕在男人天赐的指间,不说别人,至少足以使方锐放弃呼吸。

         叶修似乎看见他了,刚刚抽过烟的沙哑嗓子里滚过低沉的笑意,白皙的手指朝他勾了勾,示意老友靠近。

         方锐飘似的凑过来。

         叶修向老友的方向倾身,直到一个危险的距离才堪堪停住,微微嘟起嘴。

         往方锐脸上砸了一个堪称完美的烟圈。

         熟悉的哥伦比亚金边烟叶和黑巧克力的香气瞬间侵占了方锐的全部感官,他不由做了一个深呼吸。

          “好久不见” 他说 “叶修。”

         他再一次向他打招呼,与白天在画廊里的身份不同,此时的他们不是略有交集的花丛贵公子,而是相识多年的“情感欺诈师”同事。

         “哎呀,” 穿着定价足够普通人家一两年开支的定制手工西服、风衣的男人塌着肩膀靠在路边廉价公设灯柱上,笑嘻嘻的说

         “很久不见啊,方锐大大。说过在外面叫我叶秋嘛。”

         方锐耸耸肩,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叶修这样说无非是在调侃,或者说,调戏。

         “听说你最近接了一个男人的单子。”方锐状似无意的挑起这个话头,有模有样的喷垃圾话 “这些年叶修大大的工作范围越来越广了嘛。”

         “是啊,”叶修却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方锐句子中的重音,漫不经心的回答:“不然怎么会被你们尊为‘教科书’呢。” 晃晃从路易斯手里套出来的拍卖会SVIP门票 “我这不就是为了这个单子来的嘛。”

           “那……”

         方锐咬了咬下唇,决定换个话题。叶修却没给他那个机会,他把自己从灯柱上撕下来,掸了掸灰,开口告别:

          “哥还有事,先走了啊。有事再联系。”

           所谓“有事再联系”也不过是套话,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教科书——君莫笑”是个完全没有联系方式的主儿。

          方锐张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本来嘛,这个人如果想留,就不会告别;如果想走,就不会停留。他的行为只遵从自己,从不为世俗红尘烦忧。

        像是微贱的,被人忽视的飞尘,也像是至高的,云端之上的神祗,他们这些束缚于教理的俗世庸人,永远落不在他的眼里。

         叶修随意挥了挥手,羊绒的立领风衣衣角划开漂亮的弧线,一步步走进黑暗里。

          方锐抿了抿嘴,毫不犹豫的转身,向相反的方向离开。

         其实这两个人的交集到这里应该暂时告一段落了,可前面也说了,叶修这个人,你永远不能用常理去判断。

         叶修叫住了刚刚离开几步的方锐,【叶修】【主动】叫住了方锐。

         方锐从善如流的转回身来,爱了叶修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对方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所以无论叶修做什么,都不质疑,顺着他的思路走就是了。

         哦,是的。方锐是叶修的爱慕者,前文说了那么多应该是可以看出来的吧。不过不要再接着问下去了,这不是这次的重点,他们之间是另外一个故事。

         那么现在回到原题——叶修叫住了方锐。

         方锐此刻刚刚回头,就看见叶修一扬手,一个小小的方形盒子被丢过来。于是方锐下意识的接了下来:一个宝蓝色绒面的首饰盒。

         不不不,不是方锐和你们想的那样,我说了,叶方不是故事的重点,至少不是这一篇。

         可是方锐打开首饰盒,纯黑的绒垫上上确乎安置着一枚款型优雅大气的男戒。方锐没说话,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说不代表叶修不说。

         “那是路易斯送的戒指,她毕竟是你的情人,那东西归你了。这次帮我的报酬,或者物归原主你自己随意理解,回见。”

         叶修,这个永远在给别人到来惊喜或者惊吓的男人远远的喊了几句,又挥了挥手,再次离开,这一次没有再回头。

         方锐站在原地,表情有些扭曲。似乎恨的牙痒痒,又似乎习以为常。哭笑不得的将戒指收起来,好吧,不管怎么说,至少这的确是这人送的,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是的,已经足够了。

————————————————————————

明明说着叶方不是重点可还是写了3456字_(:з」∠)_

果然充沛的时间是拯救短小君的良药

你们想看老叶的任务对象是谁?有意愿就留言,没有人的话宝宝就随便选了¯\_(ツ)_/¯

看 @白首如新 我对你果然是真爱

说不定会越写越多(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毕竟是个好梗_(:з」∠)_

至于到底写不写

看你们喽⊙ω⊙

评论 ( 11 )
热度 ( 88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