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天之炽/全体友情向】旧文,看过的小伙伴可以翻过了

宝宝好累,宝宝要拿旧文混更

有本事来咬我啊

没看过的小天使们就当是迟到了很久的春节贺吧。

宝宝已经累跪了

嗯,食用愉快

————————————————————————————————      

         是春节了
.
         西泽尔默默收起那对寒光凛冽的‘闪虎’,微微阖眼,露出些许疲惫的姿态。
.
         今天,是东方的新年。
.
         大名鼎鼎的‘红龙’,最年轻的‘阁下’ 他叫西泽尔·博尔吉亚
.
         他是‘铁之教皇’于一个东方女人的私生子
.
         一个来自东方的傻女人
.
         可那又如何呢?西泽尔依然深爱着他的母亲,他学习汉文,使用筷子,记得每一个东方的节日——好像这样,就能离那个女人近一点儿,离那个死在翡冷翠雨夜的女人近一点——以儿子的身份
.
        年轻的枢机卿坐在车的后座上,脊背顺着真皮座椅显出一个矜贵又稳健的弧度,薄薄的苍白中透着乌青的眼皮完整的掩盖了恶魔之瞳,修长的睫毛打下一层阴影——今日的阁下比往时还要显得疲倦
.
         司机默默从后视镜中注视主人,他是没有资格过问主人情况的
.
         经过一段平稳的滑行,插着‘燃烧的十字架’炽天使军团军旗的礼宾车稳稳的停在坎特博雷堡的正门前,蚀刻着古拙花纹的大门向两侧划开,端肃的女侍卫长已经在门后等待多时
.
         任由碧儿解开自己猩红色的滚毛大氅,包裹在笔挺军装里的青年沉默的望向自己的玫瑰苑
.
        暮色四合,玫瑰苑内一片萧索。正是冬春交替的时节,连圣诞玫瑰都已然开败,打眼望去,一片漆黑的带着铁青色逆刺的荆棘盘虬
.
         表情一向寡淡的红龙,奇异的抿起嘴角,神色难明的笑了笑
.
         起风了,中款军服浆的笔挺的下摆被温柔的拾起,又在瞬间被遗忘——一如主人片刻闪逝的柔软。
.
         夜悄然降临
.
         这里是翡冷翠,西方的权力中心,东方正在进行的欢腾喜悦于这里无关,西泽尔只身坐在落地窗下,月寒如水,那些团圆的谣言,也与他无关。
.
        砰
.
        红龙那为人称道的侧脸被另一种光芒照亮。
.
        仿佛一个信号
.
        砰、砰砰、砰砰砰
.
        接二连三的烟火在翡冷翠的天际炸开,在沉静的夜幕中泼洒浓墨重彩
.
        坎特博雷堡于是灯火通明,一向稳重的主人忽然自己开车狂飙而出,车头的军旗被行进的狂风拉扯,烈烈作响
.
        密涅瓦机关的大门口散碎着一地烟火碎屑年轻的红龙随意将车停在一旁,向喷发式烟火后的人们奔去
.
         “春节快乐啊!小西泽尔!”白发的机械女皇高举手臂用挥舞,手中还捏着手持式的烟花,满天烟火映在她的眼底,仿佛多年前的炮火之兰,笑的肆意张狂
.
        教士一般的机械师推推眼镜:“唐璜说您这几天状态很不好,查过资料才发现今天是东方的新年,结合您的血统,我们私自策划了这场活动……没有做错真是太好了。”
.
         蛮牛满不在乎的跨过一地正在喷发的烟火,伸手就是一个大大的熊抱“春节快乐!老板笑了耶!”
.
         远处点燃大型礼花的唐璜也跑了回来笑嘻嘻的邀功“看在我找到这么多漂亮的礼花的份上,老板不赏个香么?么么哒”
.
“红龙阁下春节快乐”
.
“新的一年还请多多指教”
.
“今年我一定会更强的”
.
“新年快乐啊啊啊啊!”
.
         看着眼前纵情狂欢的朋友和同事,西泽尔的双眼澄明,嘴角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
        不知何时跟来的女侍卫长在身后微微弓身黄铜磨就的礼盘递至面前,其中精致的信封是东方的款式,西泽尔若有所悟,拿去拆开
.
   朱红鎏金的信笺上书力透纸背的墨字:
.
“红龙:
                春节快乐,诸事如意
                                                          龙雀”
.
        回头,却发现本应在身后等待答复的女侍卫长已经和自家姐姐一起玩疯了
.
        西泽尔殿下无奈的揉额低笑,毫不犹豫的加入狂欢
.
             “嗯,春节快乐啊,大家。”
—————————end—————————————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