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龙族】白檀之渊007

楚子航:

你不回也没关系,我知道你活着。

—————以上为历史消息————————

路明非:

=

——————————————————————————

“之前就想问你了,那个迦弥是怎么回事?”加图索家开赴芝加哥的专机一进入平流层芬格尔就一把扯开安全带,向后排伸出头来,左眼‘八’,右眼‘卦’,额心一个大大的‘求’字。

而相隔一个走廊的凯撒也饶有兴致的偏过头来。

“我也不知道。”楚子航无语的按住芬格尔的脸往回推。

“喂喂,什么叫‘我也不知道’?”,芬格尔学着他的的样子板出一张面瘫脸来,然后迅速破功,“同志,你的思想觉悟很低啊!”

楚子航无语,下意识扭头寻找盟友,却只看见同样笑眯眯的凯撒“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噗”凯撒那一排靠里的座位上溢出一声笑,诺诺探出头来,“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瞧你这话说的,”芬格尔挺胸,“我们最强屠龙小组感情一直可好了!”

诺诺马上嘘他。

这次学校原本出动了三人的组合前往芝加哥。但凯撒带着诺诺向学校申请了增援,于是零与迦弥作为第二梯队搭商务机跟进,之后三男三女在目的地碰头,游玩三天后参加‘龙的盛宴’。

凯撒宣布成员名单时,全程笑得高深莫测,撮合意味明显。

楚子航看着他们出神。

其实还差一个人。那个人如果在的话一定是嘘芬格尔最狠的那个,他会坐在自己的斜前方,如果大家都不说话,上飞机五分钟之内就会睡的头一点一点的。

他的头发总是软趴趴的,一幅好脾气的样子笑着,好像总是有狗屎运,但现在却证明他才是同类中的最强者,他们因他而聚集在一起。

路明非。没有他 所谓‘最强屠龙小组’是不完整的。

在座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种空缺感,所以才会尽量的说些话,借此来化解空气中弥漫的那种冷。

楚子航发现自己时常会想起路明非。

看见新生们的‘自由一日’想起他,看见钟楼飞出白鸽会想起他,打篮球会想起他,吃夜宵会想起他,听见学生会会想起他,看见迦弥会想起他,就连夜里风大,也会想起他。

比起一开始的撕心裂肺,现在的反应已经很平淡了。思念是一种很自然的事,排在了呼吸和吃饭之间。

截止目前为止的人生里,他们有大半都交织在一起,他们是彼此存在的见证,他们互为表里。

打爆了奥丁之后,楚子航的心里依然有那条暴雨的高速公路,雨中的少年穿着名贵的斜纹西服却沾染了一身血污,他的瞳色那么亮,就像是傲立的君主,可笑起来却像是个好不容易回到家的迷路的孩子。

最后悔是,没有抓紧他的手。

“……其实关于路明非,还有一种可能性……”

诺诺他们不知何时聊回了路明非身上,将楚子航的心神也拉了回来。

“这是我在守夜人论坛上看见的一个观点,帖子里说如果路明非还活着,就很可能受到了奥丁言灵的反噬。”

“怎么说?”楚子航接上话茬。

“之前路明非扛住这个高危言灵,记住了一个所有人都忘记的人。”说着诺诺瞟了楚子航一眼,“在言灵的释放者死后,言灵反向回溯,他便忘记了一个所有人都记得的人。按理说这个人的人选是随机的,但他受了重伤,且洗清了罪名,理应联系学院,却失联至今。说明他忘记了自己,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的人当然也无法联系别人了。”

“有点儿意思,”芬格尔催她,“还说什么了?”

“哦,后面就是一片失忆版路大主席在异国他乡,依靠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和身手,成为一名顶级杀手,与元气少女的恋爱同人,写得很不错!”

“所以你刚刚说的是一个小说设定?”芬格尔吐槽,“这只是一个小路迷妹的恋爱痴想吧!”

“人生如戏嘛,骚年,”诺诺微笑:“经过奥丁这次的事之后,我学会了‘永远不忽视某些看似不现实的观点’的道理,最荒诞的说不定最真实,你怎么知道我们的世界会不会本身就是一部扯淡至极的小说呢?”

机舱内的三个男人一时被诺诺那哲人般安乐从容的气场镇住了。‘过去’、‘未来’、‘命运’这样宏大的命题摄住了他们。

“何况这姑娘是真的写的不错,路明非做出“我不在乎我的过去如何,我只在乎我的未来有没有你”这样的告白的时候,我都有点小心动了呢!”诺诺认真安利。

“噗……哈哈哈哈哈,”路明非笑到呛咳,“’厉害了,我的姐。他们什么反应?”

“难以描述。”手机免提那边的人似乎也在笑,声音忽远忽近。

“有意思,”水滴从路明非光滑的脊背流过“继续盯着他们,在我到达芝加哥之前把这东西发给我。”

“boss,你不是认真的吧?!”

“怎么会,”路明非笑,“我是那种言行不一的人吗?”

“……我知道了。”

花洒又一次被打开,电话在换下的衣物堆中亮了一下,‘您于M的通话已结束’

‘’Sakura ,你好慢。”路明非一拉开门就看到一张笑眯眯的脸。源稚女穿着一身海蓝色的纯棉运动服,过膝的长发梳成高马尾,手上套着运动手表和护腕,一幅元气满满的样子。

“……”

坐在路明非床上的源稚女看见他愣在那里不由笑了“被吓到了么?”

“不,”路明非摇摇头,“只是庆幸在里面就换好了裤子。”

源稚女闻言更乐,反手将搭在床边的黑衬衫丢给路明非,“走吧……诶?”

“怎么了?”已经走到门口的人回头看他。

“不,”源稚女站起来跟上“没什么,走吧。”

门开了又关,来自白檀之渊的那本精装书被留在床上,原本翻开的书页被源稚女刚刚丢衣服的动作带的合上,露出深褐色的皮革封皮来。

“象龟呢?”路明非悠闲地举步向前,穿着各色旗袍的女孩子们从阴影中走出来,手里拿着领巾,腕表,皮鞋等等一系列服饰。路明非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停顿,从他的房间到电梯不过百米的距离,就从一个素色少年变成了一位需要尊重的成年人。

“哥哥在上面等我们。”源稚女下意识的回答了路明非的问题,电梯平稳的上升,路明非的气场也在逐渐改变。在白檀之渊留到齐肩的头发被深棕色的绸带妥帖地束成一把,顺服的贴在路明非素白的颈边。

电梯显示出“0”的楼层,路明非深吸了一口气,那种深长地呼吸仿佛要将整个世界吸进肺里似得,然后他轻轻吐气,睁开眼睛。

电梯门‘叮’的一声向两侧划开,道路的两侧有数百人沉默注视他们,而源稚生就在道路的尽头等待。

路明非先一步走出电梯,近乎于头发同色的发带微微一闪,一条金线织绣的中国飞龙在他的发间一闪而过,昂首奋爪,威仪赫赫。

源稚女跟在他身后半步左右,神色沉冷。

从这一刻开始了。看见两人从那头向自己走来,道路两侧的人只是用目光追随他们,但源稚生仿佛能感觉到那种山呼海啸一般的压力,那种王与臣之间特有的气场。从此开始,等级划分,他不再是黑道大家长,源稚女也不再是‘龙将’。他们都只是追随者,是忠诚的武士,是随时准备尽忠的刀剑。

而这个人,将带着他们去往更高的地方。

路明非越过源稚生,回头看着他的部下们,他的目光缓缓地扫过全场。

源稚生隐约的记得路明非的瞳色是灰蒙蒙的栗色,如今却发现那双眼睛如同墨色的深渊。只一个眼神,就压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轰然一声,全场整齐的单膝跪下,白色的双子垂首肃立,路明非在人群的尽头缓缓张开双臂,歪头,极清浅的笑了一下。

王所在的地方,即是权利的中心,即是:王座。

虚空之中,仿佛有悲世的恶魔用尽全部冷嚣和疯狂,,发出了灭世的嘲笑。

源稚女若有所感的回头,隔着炼金矩阵亮起的辉芒,千百双黄金瞳如同暗夜中窥伺的凶兽,却又莹莹如星。

…………

唐柏接下精卫传来的任务,打开路明非暂住的客房房门。四下寻找了一番,才从卧室的床上找到要求遣回白檀之渊的禁品。

考究的曼陀罗花纹烫压在褐色的皮革上,书页间渗出白檀的香气,金色的书名烙印在书脊。

《复活》

评论
热度 ( 16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