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盖如故_siren

回来了!出去玩七天,回来就开库放文,质量有保证!

【龙族/楚路】白檀之渊 006 (5k完整版)

006

“好戏就要开演啦”路铭泽亲昵的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路明非的。

“你这该死的恶魔。”他说。

————————————————————————

光线刚刚好斜射在茶室的木质地板上。

路明非刚刚从道场回来,洗了个澡。半长的头发湿哒哒的搭在肩头,身上散发出混合着佛手柑的淡淡檀香,很随意的斜靠在那边,手里捏着本小说,眼眸温柔的低垂,懒洋洋的打发时间。

源稚女跪坐在一边煮茶,也是刚刚沐浴过的状态,身上散发着同样的香气,长发随性的披散了一地。

两个人之间不远不近,刚刚好是能让路明非拾起源稚女一绺长发把玩的距离。

源稚女半阖着双眼叹息。

威震四海的大名和年少多情的戏子,安安静静的共处一室,门外九州安宁,门内茶香浮动,以心相交的两个人彼此不说话,就已经是满心安宁,自此平安喜乐。

这样的场景他在无数和剧里痴痴缠缠的演过,此生此身,终究得偿所愿。

源稚女索性推开茶炉,爬向路明非——他们之间的距离没有必要站起身来跨越。

路明非从余光里看见他的行动,忽然怔忪。好像时光一下子逆回四国小镇,夕阳的金光温柔的撒向海面,海边的摩天轮在海面投下大大的影子,老式叮当车慢慢悠悠的滑过小镇边缘,女孩坐在你身畔,试探着向你靠近。

大概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这么美的一刻,那是默剧,只有上帝能为你配上字幕。

“怎么了?”源稚女靠在路明非肩上,像是安抚辛苦工作了一整天终于回家的丈夫的温柔人妻,“在想什么?”

路明非顺势梳理源稚女的长发,极浅淡的弯了弯嘴角,像是笑了一下。

“只是……想起一个很久很久没有想起过的人。”

“Sakura心里有人了吗?”

“有,很多。”

“有我吗?”

“有,当然。”

源稚女没有再纠结下去,他心满意足的蹭了蹭路明非抚在他头上的手掌心。

室内又安逸下来,直到源稚生推门而入。

“如何,选好趁手的刀具了吗?”路明非问他。之前他开放了刀斋让源氏双子挑选趁手的带出白檀之渊。源稚女大手一挥将任务交给了兄长,自己扑进茶室里跟路明非你侬我侬,苦了源稚生一个人在刀斋里纠结。

毕竟不是自己用惯了的刀,再加上刀斋里的名器的确种类繁多,名刀各有各的好,即便是黑道大家长也挑花了眼。

实在拿不准主意,源稚生决定还是回来询问一下另外两个人的意见。

*******

“我实在不知道,渚先生。”路明非近乎麻爪的杵在刀斋里,“你应该是知道的,在来到这里之前我更擅长的是枪械。”

“没有任何一个华夏人不会用刀剑的,只是大部分人毕生都没有遇上属于自己的那一把而已。”老头神色睥睨,“而您,有足够的时间寻找属于自己的兵刃。”

“好吧,尽管我并不认为我的时间充裕”路明非又抽出一把刀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你们谈判的怎么样了?”

“局势大好,”渚淦微笑,“一大部分的逆党转投我们麾下,剩下一些残兵损将不足为惧,大概今夜就可以完全解决。”

“……”路明非勾起一个莫名的微笑。

“当然,因为没有这样的先例,我们还需要继续做很多收尾工作,比如修改规章啦,制定新的计划之类的。”渚淦赶紧补救,“对外依旧称您在‘闭关’恢复实力,您可以安心修养。”

“你看着办吧,渚先生。”路明非笑眯眯的抽出下一把刀“记得见好就收,不要把别人当傻子,贪得无厌。”

渚淦看着横在自己脖颈的雪亮刀锋,眉尖微颤,后退一步深深的弯下了腰。

“是,谨遵您的意志。”

*********

“名刀各有所长,才能在世界的洪流里被流传下来,师兄的村雨是如此,你的蜘蛛切和童子切亦是如此。”路明非站起身来,顺手也将源稚女拉起来,“都不顺手就算了,再给你们定制就是了。”

白檀之渊天色昏暗,青在房外已经等候多时。

在他们赶往‘渡口’的路上,路明非随手劈下两段铁青色的树枝,在源氏双子不解的眼神里,树枝在路明非手中轰然燃烧。

那些金属质地的树枝并不会烧成飞灰,而是化为了流动的液体,在路明非指尖飞速的变形,重新凝实成古朴的巨剑形状,深深浅浅的蓝色和绿色盘旋成图腾般的花纹。

最终递到源氏双子手中的是布都御魂和天羽羽斩。

这两把日本神话中斩断了白王复活之路的神兵,路铭泽在对战赫尔佐格的时候曾用‘心神’的原型机复制过一次,而如今路明非为源氏双子制作出了更加完善的复制品。

“你们是白王的后裔”路明非笑的眉眼弯弯,“对你们来说,这才是最好的。”

间杂着金色丝线的龙血抹入龙骨守卫的眼窝,云气涌入渡口大开,远远的传来歌声。

唐柏站在龙女的船尾,远远的向他们点头示意

——————————————————————————

小舟在云海中行进,云海之下却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惊扰,传来低低的哭声。

源稚女安然不动,路明非曾经向他们解释过,云层之下是大片大片死侍和尸守的集聚区,它们在那里与世无争的繁衍生息。是华夏混血种眷养的活靶,带有龙血气息的黑色漩涡探下去,就像是一棍子捅进了蚂蚁窝。

倒是源稚生,频频往云下探望。

而白鸟从云中窜出来,金属般的喙和翅膀都直冲源稚生探出小舟的头而去,气势汹汹,一往无前。源稚生还来不及反应,偷袭者便被一棍子扫回云堆。

三个人都顺着乌金的降魔杵望向唐柏,唐柏憋了一会儿,丢出来俩字儿:“慎行。”

源氏双子都露出“高人呐” “受教了”之类的表情,路明非不管他们,犹自笑到打跌。

“咱们这是要去哪?”源稚生发问

“我还以为你们真的不管不问的陪我到天涯海角呢。”路明非哼笑,见源稚生盯着唐柏等待答案更是笑的不行。

“别指望这木头。”路明非反手拽了拽龙女束眼的博带,“姐姐,咱们这是上哪去?”

龙女口中幽幽的龙歌暂停,船底立刻传来抓挠的声音。

“龙宫”

她说。

…………

这里是中国海底某个秘密科研站,穿着银灰色无菌服的工作人员来往匆匆,左侧胸口的位置印绣着五星红旗和“中国·龙宫”汉英双语字样。

然而他们站在墙的这一边。

古色古香的装修风格与另一边的未来科技形成了鲜明对比,但于此同时,两边的装潢又微妙的相互呼应,身处其中会有种失重般的时空倒置感。

“这是言灵·芥子和言灵·镜像的双重作用。”自暗处现身的女孩笑意盈盈,理了理凤纹暗花的碧色宫装,款款一拜,“贵人临门,不胜荣欣,‘龙宫’主脑精卫,特来恭迎。”

男孩子们纷纷回礼,而路明非只是朝精卫点点头,神色漠然。

“精卫,我来取回之前寄存在你这里的东西,”路明非慢悠悠的抚摸自己从白檀之渊带出来的精装书凹凸不平的书脊,“通知青鸢和姑获,两天后送我们去陆地部。”

“您的命令即时生效,”蓝色的数据流从少女碧色的眼底一闪而过,“您的物品已经送达。”

……

路明非回到龙宫为他预设的房间,却看都没看精卫送来的那两只鎏金龙纹的匣子。他打开电脑,开了一盘《魔兽》,挂在竞技场里便又去看小说了。

源氏双子按照精卫的指引来到了龙宫底部的训练场中,与白檀之渊相比这里简直算得上人声鼎沸。从一间间半透明的不规则训练室外墙相互咬合而成的道路一路走过,很多十二三岁的孩子反复着劈砍冲刺的动作,稚嫩的呼喝隐约的透出来,眸光划出金色的弧线。

在华夏,只有未成年的混血种会留在个个基地的训练场里。华夏混血种的成年礼是一场真实的杀戮,从此以后他们再挥动刀剑,回应他们的便只有血与火。

教育体质看似冷酷,但是的的确确高效率的向整个体系输送新鲜血液,使这个隐藏在都市传说背后的古老里社会,充满了新鲜的力量。

他们的目的地位于这段曲折道路的尽头,那是一间更加巨大的,不透明的训练室。

精卫在房间的一角投出虚影,她笑眯眯的说,“这里原本是骊主的训练室,他命我直接把你们带到这里,这里的训练强度和外面那些可是有天壤之别,别辜负了骊主的期待。”

四面的墙壁上隐隐约约突出战场的虚影。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精卫人性化的歪了歪头,“请将你们的武器放进门口的武器槽中,我们将一比一复制高合金仿器以供练习,以防止训练过程中出现人员误伤和武器磨损。”

“祝君武运昌隆。”

……

“还没有人来匹配对战吗?”路明非仰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他随身带着的小说。

“没…”路铭泽拖长了调子,从电脑前站起身来,自床的另一侧爬到路明非背后躺下来,松松的环抱住兄长的腰,

“所有的辉煌都将逝去,衰老的王朝只能给新生的时代奠基,没有谁能够真的永垂不朽,不是么。”

……

“SS训练室,xx年xx月xx日,第十八次自检修复,战斗场景重置,完成度100%”

“第十九次s级双人对战,五秒后载入地图——5,4,3…”

女性AI甜美空洞的提示音一遍又一遍的在这间不透明的训练室中响起。

源氏双子挥舞着至利的武器冲向虚拟的敌人,搅碎的光源碎片如同第次绽放的烟火,他们目如融铁,他们纵情咆哮。

……

“学长,”迦弥象征性的敲了敲门便推门而入“执行部发布了新的任务,说是……”

风轻轻吹动纱质的乳白色窗帘,月光散落,窗外的玉兰盛极而衰,散发出一种腐朽的苹果一般糜烂甜腻的香气。房间如同样板房一样干净整洁,被子上完全没有褶皱。楚子航在这间特护病房里修养了将近一年,却没有留下自己哪怕一丁点儿的生活气息。

“啊,难搞。”

而此刻楚子航正坐在副校长的钟楼里。

“好久不见。”凯撒和芬格尔同他打了个招呼也一同坐下。近一年来这两个人一直在世界各地打转寻找路明非,但至今一无所获。连诺玛都做出了高达84%的死亡率估算(这个比例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升高)这两个人还是不愿意放弃那不到五分之一的可能性。

楚子航当然也不愿意放弃。

今夜的风很大,让人想起几年前校长开的‘八宗罪茶话会’逆向怒张的龙鳞划破掌心的疼痛犹然清晰,只是转眼之间物是人非。

凯撒和诺诺已经结婚了,他们按照约定在明治皇宫狂欢三天,日本分部的故人们也来庆贺。樱花依旧开的很好,再多的悲痛和灾难都将成为过往光阴里模糊不清的水渍。

而楚子航抱着蜘蛛切在人群中枯坐了三天三夜,到底没有等来那个需要他帮忙打爆婚车车轴的衰仔。

……

“今天叫你们过来,是有些事要拜托你们。”副校长毫无形象可言的歪在沙发里,“我不是昂热,懒得跟你们聊什么风花雪月,就问你们谁不知道‘索斯比拍卖会’?”

三个人相顾无言。

凯撒是加图索家的继承人,这些知识是他的必修课。芬格尔作为爬行类的八卦之王,这类东西似乎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至于楚子航…‘中庭之蛇’,校长,夏弥还有……路明非,这些深埋与记忆深处的旧事故人又随这个名词一一跳脱而出,个个鲜活如昨。

“很好,”副校长不知从哪摸出一瓶酒来,“听说他们这次要拍卖的东西里有木属性的‘贤者之石’,那可是能继续帮昂热那混球续命的好东西,麻烦你们为你们的亲亲校长跑一趟喽,就当是公费旅游。”

“校长?”芬格尔举手,“现在外面都在传校长已经……”

“屁!”副校长悠哉的往嘴里灌酒,“那老东西是那种就算用爬的,也要爬到战场上去的疯子啊!有这样强烈意志的人,连死神都会敬畏吧。”

……

小恶魔已经睡熟了,路明非可以感受到自己颈窝里同胞低沉湿热的吐息。他将手机按灭,反手拍在床头柜上。

“骊主,您的那对小白龙还在战斗中…”精卫从房间一角的阴影里走出来。

“由着他们去,”路明非低声笑了一下,“本来就是嗜血的野兽,难得可以撕下人皮伪装尽情杀戮。我们为什么要阻止这种欢愉呢?”

“记住,精卫。我需要的是绝对驯服的恶犬和足够锋利的刀剑。我并不需要‘人’。”

“谨遵您的意志,骊主。”

——————————————————

楚子航:

·看见窗户外面玉兰开了,才知道是春天。

·我不信你死了。

楚子航:

·凯撒他们在找你。

·可以回来了。

·我还是不信你死了。

楚子航:

·我在做复健。等着,我会亲自去找你。

·我绝不相信你死了。

楚子航:

·你不回也没关系,我知道你活着。

———————以上为历史消息————————

路明非:

=

————————————————

楚少终于正式出场了撒花~

以前为了阅读体验一直没有碎碎念过(令人窒息.jpg)因为要几个必须说清楚的问题所以……这是唯一一次,我保证。

第一是cp问题,楚路1v1结局没问题,可能夹带双路,双源路和芬路以及路零,路梨bg的私货,小天使们注意避雷(ps :非主cp都是刀,请做好心理准备)

已经不好意思说这是正剧向了哈哈哈(干笑)不过后面还是会夹带我对江南大大埋下的暗线的判断和处理,在完结后会有一次小整理。

同时我自己在文里也埋下了一些小伏笔,当然现在还看不太出来,写的差不多以后如果有人愿意回头二刷,应该会发出‘从这里就开始了吗?!’这样的感叹(偷笑)

以及事实上手写草稿已经进行到了第十八章(……)而且整体思路明确,所以不用担心会坑掉,更新慢完全是我手速的锅……【手速?tan90°】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因为今年距理想大学的分数线差了14分所以决定复读,八月一号就会彻底消失,在那之前我会尽量更新。

(到时候说不定我和江南大大谁先完结)

不坑,不坑,不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后,请祝我明年能够称心如意吧!

评论 ( 1 )
热度 ( 8 )

© 倾盖如故_siren | Powered by LOFTER